新冠疫情对PMI短期冲击较大

北京和通天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20-03-03 本文章161阅读


北京和通天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由业界一批经验丰富、享有较高声望的资深专业人士创立,是一家专业从事证券投资业务的资产管理机构,致力于债券市场的投资和研究,为合格投资者提供专业的资产管理等相关服务。

新冠疫情对PMI短期冲击较大


事件 


2020年2月29日,统计局公布中国2020年2月份官方制造业PMI相关数据:受疫情影响,2020年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35.7%,较上月大幅回落14.3个百分点。


 PMI断崖式下滑 


1、需求端“一键暂停”

此次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企业被迫停工,2月PMI是历年数据最低,其中跌幅已超过了次贷危机爆发时。疫情冲击的整体逻辑为生产端受全面停工而断崖式下滑,需求端由交通运输受限主导会逐步缓慢下跌,同时叠加海外疫情存在出口转内销的可能性,整体经济回暖将会慢于预期。


2、分项产成品库存承压

从生产端来看,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阻碍了节后的生产复工,企业延迟复工乃至停工使得之前的回暖步骤被彻底打破;需求端来说,全国范围内严控疫情的政策抑制了其恢复进程。同时叠加进出口双向回落,产成品库存积压,价格指数回落。



同时13个分项中多个分项断崖式下滑跌至历史最低点,仅有1个分项较上月小幅上行,即产成品库存较上月上行 0.1个百分点录得46.1。


与次贷危机对比可以发现,2008年11月,表现最差的是新出口订单,因次贷首先冲击美国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通过出口传导至中国。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先冲击的也是新出口订单,比次贷低了1个百分点,具体在于海外市场因为疫情切断了与中国的联系,叠加2月春节效应,同时中国作为世界的制造工厂,短期产能存在压力。



生产端的下滑主要是由于企业受疫情影响大规模停工停产,与次贷危机分行业不同,新冠对国内市场全行业进行压制,各地复工进度较缓,除了春节期间保持开工的项目之外,春节后基本上没有新增的经济活动。预期后续三月大中型制造业企业基本全线恢复生产后,生产端指数将有所好转,但是年前生产回暖的趋势已经终止,只能在低水平逐步恢复。


就业指数大幅下行。疫情极大限制了人员流动。同时叠加中小企业受到冲击而倒闭失业。年内有超过 840 万高校毕业生等待就业,疫情影响下作为解决就业主力军的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将导致企业用工需求下滑,就业形势依旧严峻。


库存指数端,原材料库存下行,产成品库存积压出厂价格下行幅度超过原材料价格,虽然需求走弱下企业减少采购,补库存意愿不强,但囿于运输受限幅度大于生产受限,因而支撑了原材料的购进价格。叠加疫情阻止企业资金回流,预示着企业经营压力加大,有流动性风险。



 结论 


国内经济短期承压、中期取决于疫情防控措施时间


次贷危机冲击的主因是,海外市场下滑,冲击国内出口。那么通过刺激内需,就可以减缓外需冲击。2020年2月显示,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仍然是新出口订单。其一是海外市场因为疫情,要暂时切断与中国的联系,其二是对中国未来产能的担忧,从而把订单转向其他国家。然而新冠疫情主导逻辑更为复杂,关注国内疫情的同时还要叠加海外疫情攀升。面对海外,尤其是韩国、日本和意大利等国的确诊人数上升较快,疫情有“出口转内销”的可能,将会带来两个影响,其中之一是国内防控措施可能还会较长时间存在,只要防控措施不完全撤除,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就会存在。其中之二是会导致海外经济需求急速降温,在外需层面对中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同时从生产端来看,日韩意三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合计接近9%,尤其日韩的电子产品在整体产业链中的占比更高(超过10%),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产业链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疫情和防控措施的时间都长于此前市场的预期,那么未来经济数据的回升也难以呈现V型,而更可能是缓慢回升的状态。


对于国内而讲,3月PMI会出现一定幅度的回升,但是无法迅速回到50的荣枯线上。后续PMI的走势取决于复工情况,大企业复工较快,所以相对好于中小企业。由于中小企业复工困难,可能带来就业问题。在3-4月疫情影响减小后,消费需求降低将导致环比弱于季节性。年中以后,中小企业压力可能通过就业市场向居民收入端滞后传导,对消费需求的抑制效果逐步显现。下半年来看,失业率上升叠加收入下滑,居民的整体收入会受负面冲击。消费需求收缩,去年年底的猪周期补存栏还未结束,CPI整体压力加大。


货币政策整体宽松,短期债市上涨叠加股市火爆


近期央行保护流动性为主节奏。春节后央行应回笼节前为熨平波动而投放的流动性,但考虑到疫情冲击因素,央行再次投放流动性稳定市场预期,当市场企稳后,央行会重新回笼流动性。受疫情冲击影响,货币政策在未来1~2个季度内仍然有“降息”和“放水”的空间,整体上半年央行大概率将短期资金成本维持在中低水平。同时货币政策在中短期处于宽松状态,政策导向有“刺激过头”的可能性存在,二三季度可能出现“稳增长”政策用力过猛的风险,持续较长时间宽松金融条件可能形成短期强劲的名义需求,带来价格上涨压力。


目前债券市场面临的整体氛围是弱经济、宽货币以及低风险偏好。疫情期间央行压低资金成本,未来短期内债市大概率取得正收益。短期来看,债市可能出现一波“急涨”行情,长端利率,预计利率债和信用债将上涨。



同时疫情期间居民消费被大幅抑制,并未因春节效应而回流至企业部门,从而推升居民可得资金,居民部门流动性加大,流入股市或购买基金的比例上升,叠加海外市场特斯拉带动的科技股暴涨,带动股票市场尤其是创业板甚是火热。但相对而言居民部门流动性的上升对应的是企业部门的资金流动速度下滑、营收大幅下降,从2月PMI数据中反应出来,需要警惕企业整体开工及运营不畅的话,中长期对经济增速有负面影响。


疫情推动经济线上化,一方面会催生新的“数字基建”投资增速的上升,另外一方面对实体经济发展较为不利,总体传统经济将面临收缩,潜在经济增长速度有进一步下降的可能。



—  END  —

长按识别,关注财富


一键咨询